快猫完整版

2021年1月21日 未分类

  周怀轩话音刚落,那两个猥琐的男人便如同被人踹了一腿一样,膝盖一软,栽倒在地上,和滚地葫芦一样往远处滚去。

   等他们能站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一瘸一拐,再跑不动路了。

   姗儿看见这两个拐子狼狈的样子,顿时咯咯地笑开了,拍着手道:“活该!活该!让你们再做坏事!拐人家的小孩子!”

   盛思颜忍不住噗嗤一笑,觉得这孩子活泼得可爱,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

   就在这时,他们面前的纬布突然一下子被一群人呼啦一下从里面推倒,一群带刀护卫杀气腾腾地从里面冲了出来,还有一些丫鬟婆子哭闹的叫喊声。

   “表姑娘!表姑娘!表姑娘在那边!”

   一个丫鬟一眼看见了站在盛思颜身边的姗儿,狂叫一声,哇地一声哭着奔过来,指着盛思颜叫道:“抓她!抓她!她是拐子!”

   盛思颜一怔。

   周怀轩冷然地往前走了一步,将盛思颜护在身后。

   姗儿见状,忙跟着一起躲在周怀轩身后。

   蒋家的护卫顿时用刀剑对准了周怀轩。

   护卫头领厉声道:“不想死的话,赶紧把表姑娘交出来!”

   港风麻花辫美女头戴礼帽清冷眼神户外写真图片

   盛思颜回过神,问自己身边的小姑娘,“你是蒋家的姑娘?”

   姗儿摇摇头,笑道:“我不姓蒋。”

   “啊?”盛思颜一愣,“那你姓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叫姗姗,你叫什么?”姗儿完全不把前面剑拔弩张的情形放在心上,笑嘻嘻地跟盛思颜唠嗑。

   盛思颜看了她一眼,道:“那是你的家人,是吧?”

   姗儿点点头。“我们今天来大昭寺祈福。”

   “那你还不回去?”盛思颜松开手,觉得这小姑娘胆子实在太大了。

   盛思颜抬头看了看那些拿刀的护卫,皱了皱眉。她不喜欢看见这么多人拿刀剑指着周怀轩。

   盛思颜抓住姗儿的手,绕过周怀轩。来到他身前,将他挡在身后,指着姗儿对那些人道:“这是你们家表姑娘?”

   姗儿的丫鬟婆子惊喜交集地扑过来,抱着她上上下下打量,泣道:“表姑娘,您可别吓唬奴婢!”

   姗儿笑着往前走了一步,来到自己的奶嬷嬷身边,抓着她的手。回头看了一下盛思颜和周怀轩,道:“你们去我家坐坐吧?”

   盛思颜摇摇头,“多谢,我们还有事。”

   正说着话,一个雍容华贵,满头银发的老太太跌跌撞撞地扶着两个丫鬟的手走了过来,一向处变不惊的脸上也有些一丝惊惶。

   “老祖宗!”姗儿笑着扑到她怀里。

   蒋家老祖宗连忙抱住她,忍了又忍,才没有当街教训她,只是道:“乖。跟老祖宗回去。”说着,紧紧抓住她的手,无意中看了盛思颜一眼。微微有些诧异,点点头,转身就走。

   蒋家老祖宗带着姗儿和丫鬟婆子走了没多久,人群中突然有人指着盛思颜和周怀轩道:“你们不要被他们骗了!他们就是拐子!跟刚才那两人是一伙的!”

   “什么?!”刚要离去的蒋家带刀护卫迅速转身,用刀剑再次指着周怀轩和盛思颜,冷冷地道:“绑起来!”

   周怀轩面色一沉,就要动手。

   盛思颜忙拽了拽他的衣襟,往四周扫了一眼。

   周怀轩明白她的意思。

   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他们要跟这群人打起来。不是不能脱身,但是闹大了。他们俩私自出京城的事就瞒不住了……

   周怀轩抿了抿唇,往面前这些护卫淡淡扫了一眼。

   眸光所及。蒋家的护卫只觉得一阵寒气逼来,忍不住退了一步。

   盛思颜温言道:“几位不必大动干戈。我们跟你们走,你们去问一问你们的表姑娘,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小姑娘看上去也有七八岁的样子,应该已经懂事了。

   “好,跟我们去大昭寺,等我们回禀了老祖宗,再做定夺。”蒋家的护卫头领打量了盛思颜和周怀轩一眼,见他们气度不凡,也不敢造次,只敢押着他们往大昭寺里面走去。

   来到大昭寺里头,蒋家的护卫头子将盛思颜和周怀轩带进一间护卫歇脚的禅房,冷冷地道:“在这待着。——连我们蒋家的姑娘都敢拐,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盛思颜撇了撇嘴,低声道:“……她又不是你们蒋家的姑娘……”

   “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蒋家的姑娘你就能拐了!”那护卫头领大怒说道,一只胳膊指着盛思颜,怒目而视。

   周怀轩上前一步,淡淡地道:“有些话,我想私下跟这位大哥说。”

   护卫头领以为周怀轩是怕了,要私下里贿赂他。

   这种事他也做过不少,便哼了一声,挥了挥手,示意屋里的人出去。

   他的手下便押着盛思颜出了屋子,顺手将禅房的门阖上。

   那护卫头领便笑着向周怀轩伸出手。

   周怀轩脸色淡然,一手却闪电般伸出,如铁钳般抓住他的胳膊,往后一推。

   那头领便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被推得横飞出去,一下子撞在背后的墙上,撞得头晕眼花。

   禅房里面,那护卫头领扶着墙站起来,被周怀轩出其不意的攻击打得恼羞成怒,唰地一声拔出腰刀,恶狠狠地道:“这是你自找的!去找阎王说理去吧!”

   盛思颜听见屋里的声音,微微笑了笑。

   禅房门口别的护卫瞪了她一眼。

   盛思颜装作没看见,默默地低下头。

   禅房里面,蒋家的护卫头领一刀横劈过去,周怀轩淡淡一闪,顺着刀锋来的方向连转几个侧身,伸手往那护卫头领手臂上狠狠一拍,已经将刀夺了过来。左手一伸,用刀指住那护卫头领的咽喉,冷冷地道:“放人。”

   那护卫头领感觉到冰冷的刀锋在他脖子处的寒气。吓得两腿战战,一下子跪倒在周怀轩前面。

   周怀轩将刀往前又送了一分。直扎进护卫头领的咽喉处,淡淡地又说了一句:“谁是拐子?”

   从血海尸山里杀出来的气势自然不是蒋家这个护卫头领能比的。

   那护卫头领被周怀轩的杀气当场吓得就尿了裤子,缩在墙角连声道:“我是拐子!我是拐子!”

   周怀轩抬腿一脚又踢过去,将那护卫头领踢得倒在地上,哭爹喊娘地求饶:“大爷!我的祖宗大老爷!您就饶了我吧!我错了!我抓错人了!”

   到了这个当口,这个护卫头领也想明白了。

   以周怀轩这样的身手,怎么可能去做拐人妻女的下三滥勾当!

   门外的护卫听见屋里的响动,本来还在笑。以为是护卫头领在里面揍人。

   结果听了一会儿,觉得有些不对劲,纳闷地道:“……好像是头儿的声音?”

   里面那个哭爹喊娘的声音不是陌生人,而是……他们头领的声音?!

   盛思颜笑得肩膀都发抖了。

   这时护卫们派去回报的人跑回来了,惊慌失措地道:“老祖宗吩咐,将那两人好好请过去!说是表姑娘的救命恩人!”

   ……

   盛思颜和周怀轩被蒋家老祖宗派来的婆子恭恭敬敬请到一间大大的禅房里面。

   姗儿偎在蒋家老祖宗身边,笑着看着盛思颜和周怀轩走进来,转头对蒋家老祖宗道:“老祖宗,就是这位姑姑救了我。”又从蒋家老祖宗身边下来,来到周怀轩身边。仰头道:“还有这位大哥哥。”

   蒋家老祖宗笑着对盛思颜道:“姗儿被我宠坏了,两位别见怪。”

   周怀轩看也不看姗儿,带着盛思颜在蒋家老祖宗下首坐下。淡淡地一言不发。

   这份气度让蒋家老祖宗极为惊诧,一时也不敢怠慢,挥了挥手:“上茶。”

   周怀轩和盛思颜接过茶,都没有饮,直接放到一旁的高几上。

   蒋家老祖宗正要说话,一个婆子抓着一个跟姗儿差不多年纪的小丫鬟进来,一脚踹在她后腿膝盖处。

   那小丫鬟被踹得跪了下来,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姗儿看了忙道:“小满!小满你起来啊!”又去跟蒋家老祖宗求情:“老祖宗。您饶了小满吧,不是她的错。是姗儿淘气……”

   蒋家老祖宗不为所动,冷声对地上跪着的小丫鬟道:“你好大的胆子!”

   那小丫鬟不敢反驳。只是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看着姗儿。

   姗儿于心不忍,给蒋家老祖宗跪下来哀求:“老祖宗,老祖宗,真的是我的错,不是小满的错!是我逼着小满跟我换衣衫的……”

   “你逼着她换衣衫,确实不是她的错,这我不怪她。可是你从轿子里偷跑出去,她却不及时提醒外面的大丫鬟和婆子,就是她的错!”蒋家老祖宗指着地上跪着的小丫鬟,厉声说道。

   今天的事,可差一点把蒋家老祖宗的心都快吓出来了。

   如果姗儿真的跑丢了,简直比她死在蒋家还要惨……

   而他们蒋家的下场,肯定更惨。

   以后她是再也不敢让姗儿离开她一步了。

   盛思颜有些明白了。

   原来这姗儿小姑娘是逼着小丫鬟跟她换了衣衫,然后从轿子里偷跑出来的。

   姗儿捂着嘴哭了起来。

   “……拉下去,打五十大板。”蒋家老祖宗冷冷地挥了挥手。

   这样小的小姑娘,打上五十大板,她是一点活路都没有了……

   盛思颜神情复杂地看了看姗儿。

   姗儿也明白过来,跪在地上给蒋家老祖宗拼命磕头,“老祖宗!老祖宗!我求求您!饶她一次吧!以后我再不敢了!”

   “拖下去。”蒋家老祖宗不想再说下去。

   外面的蒋二老爷神情严肃地走了进来。

   盛思颜见状站了起来,道:“您家里有事,我们先去外面的大殿里随喜随喜。”

   蒋家老祖宗看了蒋家二老爷一眼,随口吩咐道:“芙蓉,带两位去大殿随喜。”

   姗儿见状也想跟去,但是被蒋家老祖宗紧紧拉住,“你哪儿都别去,就待在这里。”

   蒋家老祖宗的丫鬟芙蓉便领着周怀轩和盛思颜出去了。

   刚走出去没有多久,他们就听见蒋家二老爷在说话。

   “……老祖宗,方镇里跟咱们联宗的那家人,实在太过份了。如今打着咱们蒋家的旗号在外面招摇撞骗,跟牙婆合伙拐卖小姑娘卖做瘦马……”

   这话正好跟今天姗儿遇险联系起来,蒋家老祖宗大怒,拄着拐杖在地上杵了杵,恼道:“这种不肖子,还留着做什么?!”

   蒋二老爷为难地道:“……可是,咱们处置他,人家会不会说咱们恃强凌弱?他们到底是偏支,而且是联宗的偏支。我们蒋家一向以仁善闻名乡里,如果处置他们,名声不好听。”

   “名声?什么名声?你也糊涂了吧?我们本来就是嫡系,就应该强势,难不成还要看那些旁支偏房的脸色?!再说他们算什么蒋家人!当初我就说不要接受这种联宗的人家,老爷子偏不听!”蒋家老祖宗恨恨地道。

   幸亏蒋家老爷子不在了,不然真是错得更加离谱。

   “老祖宗,您别生气。这件事,咱们敲打敲打他们就行了。”蒋家二老爷还想着息事宁人。

   蒋家老祖宗冷哼一声:“我们既是嫡支,就是要维护自己名声。处罚偏支的不当行为,本来就是身为嫡支的应有之意。就像家长管孩子一样,谁会说家长不应该管孩子?管了就是恃强凌弱?——你跟我说说,哪里有这个理儿!”

   蒋家二老爷缩了缩脖子。

   “你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要把自己当好好先生,和蒋家的名声、蒋家人的前途比起来,一点闲言碎语都受不了,如何做大事?”蒋家老祖宗恨铁不成钢地道,庆幸这蒋二老爷只是二房,不是嫡长房。

   他们嫡长房的大老爷、大爷都是不怕事的人。

   “就说是我的吩咐,传令乡里,将那联宗的蒋家断宗出族,不再跟他们有任何关联!他们做的事,该罚罚,该打打,不与我们蒋家相干!”蒋家老祖宗断然宣布,“你写个帖子,给蒋州道上上下下的衙门送去。还有在蒋州道出具告示,宣布所有联宗的蒋家人都已经断宗出族,不能再靠在蒋州道的蒋家头上!”

   盛思颜听见这话,对这雷厉风行的蒋家老祖宗暗暗佩服。

   ※※※※※※※※※※快猫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