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trader4安卓版官网下载

2021年1月12日 未分类

福润……

也对,如卫箬衣这般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人,自是不肯吃亏的。

好在自己的五哥对旁人虽然性子火爆,但是对卫箬衣却是千依百顺的,卫箬衣和他在一起,肯定是比较强势的那一个了。

“我的意思是,五哥若是有的时候脑子转不过弯来,你就不要和他计较太多了。”福润回了一下神,说道。

“那我知道的。”卫箬衣笑道,她知道福润是好心,不过她和萧瑾自有他们自己的相处方式,大概外人是不会明白的。

卫箬衣的首饰是萧瑾去县城里面买来的,原本卫燕是想去州郡里面定上一套,被卫箬衣制止了,州郡里面最好的东西都不如他们镇国公府里的,既然如此何必去花那个冤枉钱呢。卫燕想想也觉得自己妹妹的话对,可是总觉得心底有所不甘。

毕竟在他的心底,他也就认着一个妹子是亲妹子。

亲妹子要成亲了,他这个当大哥的却是什么都给不了,着实的叫他郁闷了好几天。

至于萧瑾买来的东西也不算是鼎好的,萧瑾现在手里也紧张,不过这是他的心意,卫箬衣当然不会和他计较什么。

等梳妆完毕之后,福润拉着卫箬衣站了起来,随后围着她转了一圈,不由心底更是感慨。

即便是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之下,卫箬衣依然美的惊人。

那件红色的嫁衣几乎完美的贴合在她的身上,将她姣好的身材暴露无遗。丰满的胸,纤细的腰,修长的腿,虽然都掩盖在红衣之下,却是又被这红衣将全部的优先都体现勾勒出来。裙摆散开宛若一朵盛开的鲜花,而卫箬衣亭亭玉立在那层叠的花瓣之间,便如同花之女神一样艳丽而高贵。

清纯美女唯美清凉田园写真

她的眼眉本就生的极好,至少稍加润色便会鲜活靓丽起来,唇上染了点胭脂,更显得气色红润康健,富有朝气。

福润羡慕的不得了。

她现在虽然是比在宫里的时候要开朗许多,但是和卫箬衣一比,她依然觉得自己好像灰头土脸的一样。

“五哥真是好福气!”福润羡慕的笑道,“我若生来是个男子,怕是也要和五哥来抢你了!”

“好在你不是个男子,不然以你五哥那般小气的样子,哪里肯让你和我在一起!”卫箬衣哈哈笑道。

福润心有戚戚焉的点了点头。她拿起了红盖头,“来,盖上吧,天都亮了,他们看得吉祥时辰应该快要到了。”

“好。”卫箬衣这才又坐了下来,让福润替她将盖头罩上。

等被这火红的盖头给笼罩住,卫箬衣顿时就有了几分紧张的感觉。

原本她对这成亲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她早就认定了萧瑾,自是会和他在一起,所以她总觉得这不过就是走个形式罢了,只要是她那个现代的思维还在作怪。但是现在被红色的盖头一拢住,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满眼的红色,卫箬衣的心不由快跳了好几拍。

她现在才有一种意识,那就是一会拜过堂之后,她就正式的嫁给了萧瑾了。从此之后,她不光是卫箬衣,还是萧夫人……

未婚少女,已婚少妇,也就在这盖头的一盖与一揭之间……

卫箬衣现在算是真的感觉到了几分异样,倒不是说不开心,总觉得有点别扭……她这个神经大条,外加后知后觉的,终于在这安安静静坐着等萧瑾的时候琢磨出了一点点作为新嫁娘该有的羞涩,茫然,还有期待。

“福润……”卫箬衣有点气虚的叫了一声福润。

“我在呢,可是饿了,渴了,我去给你拿点东西来先填填肚子。”福润想起之前听宫里人说起过家乡有人成亲,新娘子愣是饿了一天,有人还在晚上饿晕过去的事情。宫里面人是当笑话来讲的,福润现在想起来,倒是真的怕卫箬衣会肚子饿。

她力气大,容易感觉到饿,每天都吃很多。

“别别别!”卫箬衣赶紧抬起手来,因为看不到,只能顺着福润声音传来的方向探去。“你过来陪我说说话,你刚刚不吱声,我忽然感觉到有点紧张和害怕。”

“哦。好。”福润赶紧握住了卫箬衣弹过来的手,果然感觉到她的手心冷了下来,“我还以为你不怕呢。”

“之前是不会,就是这红盖头一盖,那感觉就上来了。”卫箬衣无奈的说道。

“别怕,有我呢。”福润赶紧安慰卫箬衣道。其实话说完,她自己都觉得好笑,她的胆子那么小,如果是连卫箬衣都怕的东西,那她大概应该已经吓晕了。

“福润。”卫箬衣紧张,只能不停的没话找话说,“我马上要成亲了,metatrader4安卓版官网下载你呢?”

“我?”福润脸上的笑意顿时不自然的僵了一下,“怎么又扯到了我的头上了呢。”

“你也不小了啊。”卫箬衣被自己这句话给雷了一下,若是在现代她一定会因为这句话而唾弃自己,但是现在是在古代,福润的年纪比自己略小一点点,即便是身为公主,这个年纪的女子也是应该要定亲了。

自己的大哥啊……那个闷葫芦,说别人的时候头头是道,轮到他自己了,就呆住了!

之前她觉得自己大哥撩福润撩的还挺好的,可是后来就不行了……福润一躲着他,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虽然卫箬衣觉得大哥之前一直在刁难萧瑾,所以现在给他点苦头吃吃也不算什么,但是毕竟那是她大哥,而且大哥喜欢的人又是福润,他们若是能真的在一起,可是要将卫箬衣给笑开花了的。

卫箬衣可不想福润这个煮的半熟的鸭子从锅里飞了。

“说嘛说嘛,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卫箬衣哪里肯让福润岔开话题,本就存着试探她的心思。

“哎呀,你怎么问这个?”福润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脸颊滚烫滚烫的。

“有什么不能说的啊!”卫箬衣赶紧拽着她,不让她跑,“是不是好姐妹!是好姐妹就赶紧说!”

福润……

以她的身份喜欢什么样的?轮的到她去想吗?

“我……”她结巴了一下,还真的认真的想了想,倒也没想出具体喜欢什么样的人,不过脑海之中就有一个现成的影子浮了起来。

那个人身材高瘦,以前总觉得他羸弱,可是现在看来,他好像与寻常人一样健康了,就是时不时还会咳嗽几下。他的文采很好,写了一笔好字,画的画堪称大家,他为人可靠,一心为民,做事扎实勤恳。他还生的十分的俊俏,修眉长目,目光温柔……

他穿什么都好看,就连七品官那种绿了吧唧的官服穿在他身上都能穿出一品大员满身朱紫的贵气感觉来。

“你什么你啊。哎呀赶紧说啊,急死人了。”卫箬衣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顿时着急起来,她差点就要一把揭掉自己脑袋上的红盖头,看看福润到底是个什么表情。

好在福润快她一步回过神来,按住了她的手,“别揭,别揭,等我五哥来揭才好。”她赶紧说道。

“那你倒是赶紧说啊!”卫箬衣急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福润定了一下心神,赶紧说道……其实她忽然之间有点茫然起来,为何卫箬衣问她喜欢什么样的人的时候,她满脑子都会是卫燕卫大人的样子……

福润原本红彤彤的脸瞬间又失了血色,她的心忽然一沉,难不成她是喜欢上卫燕了吧……

“怎么可能不知道喜欢什么样的?”卫箬衣问道。

“真的,你别问了。”福润有点急躁起来,她打断了卫箬衣的话,“如我的身份就算我真的喜欢谁便能嫁给谁了吗?我与你不一样,你随心所欲惯了。你有镇国公护着你,宠着你,就连我父皇也不得不让你几分。可是我呢?我没了母妃,从小就是寄养在别的嫔妃名下,父皇平日里连看都不会多看我一眼。我若不是遇到你,现在还不知道是过的什么样的日子。这次我能出来,也都是仰仗着你。箬衣,我不敢喜欢谁,也不知道自己该喜欢谁,因为我怕我真的喜欢了,以后却要被指婚给别人,那样我会很痛苦。我不如你坚强,不如你能放得开,我想若是真的这样的事情会发生的话,我可能过不去这个坎儿!”

卫箬衣顿时怔住了。

这回她也不管是不是吉利了,一把扯下了自己的盖头,福润的眼眶里面果然已经犯了红,嘴角也浮现了几分悲苦之意。

卫箬衣赶紧拿自己的红盖头轻轻的按了按福润的眼角,“你别难受,都怪我不好,非要逼你去说这些话。”她柔声道,一边道歉,一边劝慰着福润,“不过我真的觉得你应该得到你想要得到的,无论是事还是人。福润,难道你没感觉到我大哥的心思都在你的身上吗?如果你也喜欢他,不妨和我说,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如果你不喜欢,我也会让我大哥趁早断了这个心思。免得让你为难。你说这样可好?”

福润的手顿时僵住……

泪水空在她的眼眶里面打转,她忍不住抬头看着卫箬衣,一脸的惊色,“你说什么?”她愣了好久,才颤颤巍巍的问道,“你是说卫燕卫大人喜欢我?”

“傻丫头。我大哥若是不喜欢你,之前那段时间又怎么会每天按时去给你端药。你不想见他,他就在门外傻等着。你五哥对他冷言冷语的,他都一一的忍了,没有回半点的嘴。你觉得我大哥那样抓住萧瑾就一直数落的人,怎么会倒过来忍受萧瑾数落他?还不都是为了你?这些日子你好了,对他若即若离,你没觉得他明显疲惫了不少吗?”卫箬衣说道。

福润茫然了,她看着卫箬衣,愣是没怎么反应过来。

“唉,傻姑娘,若是他不喜欢你,你觉得以我大哥那样的性子会亲自去挑选你所用的一切东西吗?他每天忙都忙死了,但是只要你一有事,他立马就将其他东西都扔了过去找你。哪怕自己回头忙活到半夜不得休息。”卫箬衣低叹了一声。

好吧,自己神经大条,这里还有个比她大条的人。至少她以前还会得瑟的问萧瑾是不是喜欢她,这位可是连问都不会问,怎么忽然感觉自己的大哥好悲惨啊!

卫箬衣默默的在心底替自己大哥点了一支蜡烛。

“真的是这样吗?”福润茫然的问道。虽然是这么问的,不过她其实已经模模糊糊的感觉到卫箬衣说的是真的。

心底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那是一种雨过天晴的的感觉,充满了喜悦和舒畅,但是又有一种淡淡的怅然和深深的担忧。

“别问我。你自己想一下是不是这样的。”卫箬衣见她好像有点开窍了,也默默的在心底松了一口气,好在不是一点都没救……

福润完全是呆住了。

她满脑子都是卫燕喜欢自己这几个大字在飘……

良久,她才回过神来,“我……”她垂下了头去,“我的身份你也知道,婚事必定不是我说的算的……”

如果是卫燕的话,不知道父亲肯不肯指婚啊……

福润一想到这个,脸再度红了起来,哎呀,她怎么忽然想到这么远了!

“我就问你喜欢不喜欢我大哥!”卫箬衣问的嘎嘣脆,“来个痛快话,其他的都是浮云,你的心思才是最最重要的。只要你喜欢大哥,咱们排除万难,怎么也要促成这件事情。你若是不喜欢,那就不去费劲!叫我大哥哪边两块哪边歇着去!”

福润……

“你……”她一紧张,顿时又老毛病重来,结结巴巴的你了半天,愣是没你出一个字来。

“行了行了。你害羞不敢说,那就点头摇头吧。”卫箬衣掐腰,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喜欢就点头。不喜欢就摇头!这样总可以了吧?”

福润脸瞬间涨红了,她鼓着腮帮子盯着卫箬衣,随后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等她将头点完了,自己都是懵圈的,她怎么就点头了呢!女孩子家的矜持呢!这种事情不是轮不到她做主的吗?

啪的一下,肩膀被卫箬衣大力的拍了一巴掌,“哈哈,这就对了嘛!”卫箬衣开心的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