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有个和抖音差不多的app

2021年1月13日 未分类

她疯狂甩动肢体,头几乎快被甩掉。

舞池里有人起哄,有人见她这么疯狂,竟然合着几个把安以然直接推上了中间的圆台,紧跟着又爬上去几个男人围着她疯狂的扭动,上下其手。

“嘶——”布料撕裂的声音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下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安以然努力抱着胸口,可身体不受大脑控制,甚至紧抓的一丝理智也快被消磨。

“不要,不要……”她心底大声呼喊,肢体的碰触,身体的摩擦令她反感得作呕,却刺激了身体,让她越来越兴奋。

不由自主的,下意识去迎合。

她早已筋疲力尽,体力透支,可还在不定的摆动身体。

一群男人将她围在中间,看她狂乱的摆动,吹口哨的,拍手叫好的,起哄的,甚至还有人上前暧昧共舞……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堪入目,淫/秽/靡/乱。

她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像只丑陋的猴子被当众挑衅,而她还恬不知耻的越来越疯狂。

身体摆动得有多激狂,眼泪就流得有多汹涌。

忽然,媚色整个大厅乱了,人群在被疏散,渐渐的人越来越少,只剩迷幻的灯光在跳跃,没有了震耳发聩的声音,安以然终于筋疲力尽的摔倒在地。

她满脸是泪,紧拽着衣不蔽体的衣服,抱着身体用头狠狠往地上撞,直到鲜血直涌。头部剧痛总算压过身体一波又一波的兴奋,她张开嘴,眼睛空洞的望着天花板,身体蜷缩成一小团,嗷嗷直叫,泪如泉涌。

养眼小清新治愈系萝莉美女写真

当冰冷的手铐烤在她双手的时候,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

冷面无私的警察没有半点犹豫,一把将人从地上提起推着她走出媚色。

安以然脸上血泪交加,头发散乱,衣衫凌乱,身体被警察推得东倒西歪,最后上了警车。

安以然根本来不及想这一切到底怎么了,身体突然的失控,警察的出现,还有警车外疯狂按着快门的记者……

这一切,她都无法去想,痛苦的闭上眼,任泪水一遍又一遍的浸湿整张脸。

安以然被拘留了,这是毫无疑问的。

好在干警察这行的多少都有点儿职业操守,不会冷眼看着人去死,第一时间给安以然磕破的额头做了简单的包扎。

安以然这事儿有点严重,检验出她吸食了一定量的K粉和摇头丸,除此之外,还从她包里搜出了3000颗摇头丸,近80g。国家规定,凡携带或贩卖毒品超过50g的必须判有期徒刑3年以上,刑法按事情具体情况而定。

安以然醒来后录口供,得知自己吸毒和携带毒品时当场崩溃。心里建设的防线轰然倒塌。

她——吸——毒!

死死咬着唇瓣,忍血丝渗透,安以然哭得昏天暗地,嗓子都哭哑了,加上身体被毒品侵害过,又伤了头,竟然生生哭晕了过去。

警方没办法,只能先联系她的家人。

然而安家却在安以然被押进局子里时早就第一时间开了新闻发布会,澄清安以然的身份,她只是安家的养女,并且,已经正式将安以然逐出安家,安家如今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安家这么做明显就是撇清关系,警方无奈,犯案当事人昏迷不醒,家人不肯合作,备案只能往后拖,同时也在搜捕其他在夜店欢场的娱乐场和中贩卖的毒品的人。

安以然再次醒来后情绪稳定了不少,连夜高烧令她声音听来近乎嘶哑,脸色憔悴得比鬼不如。

这次她很配合,有问有答。只是她的口供对案情没有任何关系,尽管她努力为自己辩解,那些东西跟她无关,她也是受害者,可警方依然无法放了她。

给她录口供的是个年轻的男警官,无论何种原因多少起了丝怜惜。

安以然无助的坐回去,激红的眼眶看向警官:

“我能,给我朋友打个电话吗?我是无辜的,我不应该坐牢,我不可以的……”

近乎哀求的语气,望着警官眼泪夺眶而出。

警官有些不忍,低声提醒:“你现在是被拘留,在案件没有进一步进展前是不能和外界联系的。”

“可是……我是无辜的,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没碰那些东西,真的没有,求你帮帮我好不好?我就给朋友打个电话,或者,给我爸爸打个电话,求你了……”安以然咬着唇尽量压着眼泪不流出来。

警官握着笔面色有几分凝重,良久才说:

“如果这案子真的跟你没关系,我们会放你出去的。但是,无论你是误食了那些东西或者是别的原因,至少都要拘留半个月,这是……”

“我只想打个电话给我爸爸,求求你帮帮我!”安以然再次恳求的出声。

警官身后的警员叹气,扯了个幌子走出审讯室。剩下的那警官抬眼看向审讯室天花板的一角,直到那一点红光暗了,这才点头。

真的不是他铁石心肠,而是身为警务人员不能徇私枉法,这里面哪里都有监控监视着,他也很无奈。

也幸好安以然遇到的是个才上岗两年的年轻警官,这要是资历深的,早就练就了刀枪不入的心,就跟医院医生一样,死的人见多了就没有第一次遇到时那种冲击。

那警官也是真动了恻隐之心,这么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怎么会去碰那种东西?

这件事外面媒体宣扬得很大,那警官很想说她已经被她父母、亲人放弃了,能救她的只有她自己。如果她真的清白,警方自然会还她一个公道。

安以然先给安父拨了电话,可才喊了声“爸”就被对面的怒骂声骂得回不过神来,直到对方挂了通话后她才回过神来,脸色惨白如死灰。

她躲在墙角打电话,那警官牵就的站在她的斜角,这间审讯室里离她最远的位置。

安以然咬着唇,擦擦脸上的泪回头小声的,却又有些难以启齿的说:

“我爸爸,对我有点误会……我,我可以再打一个吗?”

警官点头,心底却有丝悲凉,这女孩……太善良了,这样的时候还不忘为别人辩解。

“丽丽……”安以然一出声就忍不住的哭出来。以前有个和抖音差不多的app